地勘文化

地勘文化

资讯分类

左边

发布时间:2020-07-30 15:47:38

湖南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四一六队

 

湖南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四一六队

 

湖南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四一六队

您的位置:
首页
/
/
/
关于写字

关于写字

  • 分类:文艺园地
  • 作者:唐娟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5-07-21 12:00

【概要描述】

关于写字

【概要描述】

  • 分类:文艺园地
  • 作者:唐娟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5-07-21 12:00
  • 访问量:
详情

对于写字的目的,我经常感觉困惑。我喜欢让自己沉醉于精妙文字的神秘舞蹈,喜欢思维于文字中的舒缓放松和自由驰骋。男人的文字汪洋恣肆、收放自如,女人的文字软玉温香、袅娜灵动,这些都让我心生羡慕,异常喜欢。

然而我自己却不喜欢提笔去写。也许,根本就是不会写。钱钟书先生在《围城》重印前记中说:我们常把自己的写作冲动误认为自己的写作才能,自以为要写就意味着会写。事实是,开得出菜单并不等于摆得成酒席,否则谁都可以马上称为善做菜的名厨了。我大概要归属于开菜单都有难度的跑堂之列。或许,潜意识之中更愿做一个坐享其成的食客,还是个口味庞杂的食客。

即便这样,脑海中还是会有一个顽固的念头:也许静下心来有灵感时,也能写出点像样些的东西。——对于采摘不到的葡萄,真有可能想象它分外的甜。

其实就算凡俗如我,也曾有过伟大的写作梦想。25岁那年,翻捡旧物时我发现了自己17岁写的一篇小说,用铅笔写在一个旧作业本上,名叫《小菊》。小说一开头,我极尽渲染之能事,把故事发生的场景设置在一个阳光发白、知了疯叫的盛夏,小主人公“小菊”——她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现在妈妈又生了重病——冒着酷暑去给妈妈拿药。在拿药的窗口,汗水浸湿了她的头发,她倔强地紧闭双唇,瘦弱的身子还没有窗台高,吃力地把手往里伸……故事没写完,拟怎样发展我现在完全想不起来了,我疑心自己当时想把故事编成这样:小菊在异常艰难的环境下发奋学习,最终考上大学,然后出洋留学、工作,游遍世界各地,其间一定还发生了许多离奇的故事……因为,这曾是我自己一生最大的梦想。

就已写成的那部分看,小说故事俗套,毫无新意,文笔稚嫩夸张,行文匆忙。我看得脸上发热,骇笑一声,一把火把草稿给烧了。我那伟大的写作梦想也就此被埋葬。

这部夭折的小说让我彻底清醒:我没有写作天赋。

很多年之后,网络兴起,写字的门槛低到你几乎可以随时在公众面前发表任何言论,我便又断断续续写了一些风花雪月的心情文字和嘻笑怒骂批判社会现象之类的东西。

但是,自始至终我都不太清楚到底为什么要写。

倘若把写字的内驱力归属于宣泄的需要,那么对于有些避世的我显然有点牵强。大多数时候我只是个旁观者,对于身外的世界,只看着繁华热闹,五彩纷呈,却并不很喜欢,也无意多掺和其中;而内心世界更是极私人的东西,似乎没有宣泄的必要。

也许归于“趣味”比较合适。梁实秋先生在其《学问与趣味》一文中曾提及梁启超先生极注重趣味,“学问甚是渊博,而并不存有任何外在的动机,只是‘无所为而为’,故能有那样的成就。”说一个人在学问上果能感觉到趣味,有时真会像是着了魔一般,真能废寝忘食,真能不知老之将至,苦苦钻研,锲而不舍。

写字不是做学问,但趣味肯定是有的。虽然我从未对自己写的任何东西感到满意过,但文字中自有乐趣。张爱玲曾引用袁枚的诗《遣兴》,来表达写字者的心理:

爱好由来落笔难,

一字千改始心安;

阿婆还是初笄女,

头未梳成不许看。

想必很多人读了都会会心一笑。真是妙!

前不久,因为家乡的一个征稿启事,和好友在微信上聊了聊,好友说:“真替你高兴,到现在还能拿笔写。”

我诧异:“你一样可以!”

“我……这么多年没写了,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恐怕……”

好友学生时代也曾是文青一枚,还曾写过我完全不敢尝试的诗,后来教书、经商,二三十年过去,早已文青转路人,要她重拾写字的信心可能真不是那么容易。

默然之余,我突然明白,我之所以一直在断断续续地写着,也许不为别的,只是为了抵抗岁月和庸常。

版权所有|湖南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四一六队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长沙  后台管理  ICP备案号:湘ICP备09019679号
办公地址:株洲市荷塘区水文路168号(东院) 电话/传真:0731-22498705
            株洲市天元区黄河南路355号(西院) 电话/传真:0731-22884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