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勘文化

地勘文化

资讯分类

左边

发布时间:2020-07-30 15:47:38

湖南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四一六队

 

湖南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四一六队

 

湖南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四一六队

您的位置:
首页
/
/
/
地质队员们的两个家

地质队员们的两个家

  • 分类:文艺园地
  • 作者:陈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8-09-05 12:00

【概要描述】

地质队员们的两个家

【概要描述】

  • 分类:文艺园地
  • 作者:陈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8-09-05 12:00
  • 访问量:
详情

地质队员们都有两个家。一个家是家,一个家是矿区。

第一个家里,有温柔贤惠的妻子、可爱淘气的孩子、慈祥勤劳的父母,干净整洁的床铺,温暖绵柔的灯光,香甜可口的饭菜。

第二个家里,有同甘共苦的同事、热情善良的房东老乡,堆满了资料、工具、样品的房间,面条、馒头、冷饭菜。

在第一个家,他们的电话聊天记录经常是这样的:“陈工,有临时任务,你晚上来加下班,明天上午把材料交出去”,“好,马上来”;“小李,你的婚假要提前结束了,新项目批下来了,你赶紧回单位,趁着现在天气好,最近两天带队下野外”,“嗯,好的”……

在第二个家,他们的电话聊天记录往往是这样的:“儿呀,你大舅过几天生日,你有空回老家看看他么?”,“妈,我走不开,你替我问舅舅好”;“老公,崽崽又生病了,高烧反复不退,你都快两个月没回家了,这次能不能回来带他去趟医院呀,我一个人实在顾不过来”,“老婆,对不起,你辛苦一下,项目上真的离不开人”……

在第一个家,地质队员们的日常大都是这样的。

不忙的时候,早早起床洗漱,吃了早餐后按时去上班;中午回家吃饭或是在单位外面的小饭馆吃快餐盒饭;下班后准时回家吃晚饭,帮着父母老婆做点家务,陪小孩做作业玩游戏,偶尔一家人出去吃顿大餐、看场电影、逛逛公园和商场。

忙的时候,办公室就是他们的家,草草的吃点盒饭或是面包饼干加红牛,在办公桌上趴着迷糊一会,整理野外资料、画素描图柱状图剖面图资源量估算图、赶项目工作总结结题报告等,通宵达旦对于他们来讲是常有的事。

在第二个家,地质队员们的日常一般是这样的。

晴天,天蒙蒙亮起床,煮碗不怎么美味的面条或米粉做早餐,背着地质三件宝、野外手图、记录本、样品袋以及干粮和水,按照前一天设定好的路线,步行几十分钟甚至是一个多小时的山路后,开启一天的地质工作。或地质测量、或采化探样、或编录探槽和钻孔,定点位、量产状、拉标尺、算距离厚度采取率、观察描述做记录、画实地素描图、采标本或样品等。中午太阳当空照的时候,找个阴凉的地方席地而坐,拿出干粮和水,伴着同伴们的嬉笑声一起咽下。稍作休息后,继续上午未完的工作。项目工期不太赶、人员不太紧缺的时候,下午4点左右可以开始回“家”了,咕噜噜叫的肚子早就抗议了;项目赶进度的时候就没这么好的待遇了,往往是背着一袋袋的样品,摸爬滚打着下山来,手持GPS也没电了,回“家”只能靠脑中存留的路线和微弱的手机光照指路。

雨天,一般是整理资料、协调地方关系,偶尔还可以睡个懒觉,体力活少了,相对轻松一点。但是,脑力活并不那么好干。地层构造产状有点乱、野外岩石定名没把握、矿脉连接有点复杂,老乡的青苗赔偿、钻机搬迁修路、地方关系协调等更是恨不得有十八般武艺上身!

我从地质院校毕业,参加工作有7年多了,一直在总工办从事综合管理工作,鲜少下野外一线,只能勉强算半个地质队员。然而,我还有另一个身份,地质队员的妻子。

我和老公是大学同学,研究生毕业后一起到四一六队工作,从学校里相识相恋到现在结婚生子,快15年了。因为了解地质行业,了解“三光荣”精神,所以在我一个人上下班、一个人搬家、一个人过生日、一个人回老家看父母、一个人去医院产检的时候,我是毫无怨言的,尽管会有孤立无助的时候。

作为地质队员的妻子,对于长期在野外一线工作的地质队员们,除了敬佩和支持外,还有心疼和不舍。还记得刚参加工作的那两年,趁着去项目部进行质量检查的机会,领导带我去“探亲”。第一次是2012年的梅雨季节,他负责攸县一个煤矿项目,那会正在打钻,在矿区小镇上接到我们以后,他和另一名同伴挤上了我们的越野车,一路颠簸了快两个小时,看到伫立在1000多米高程大山里的钻塔时,车子轮胎都冒烟了,尽管开车的黄师傅技术精湛,很是自豪的说“这种路一般人不敢来”,但晕车厉害的我,吐得一塌糊涂。那次从矿区回来后的好长一段时间,我商场也不去了、电影也不看了、淘宝也不逛了,因为不忍心花他每天往返走4个多小时山路赚来的野外津贴。

还有一次“探亲”,是2013年秋天单位开展“质量月”,陪同时任队总工程师伍总去各个矿区进行质量检查。他那会在茶陵锡田矿区,因甲方赶进度需要在3个月内完成产值约600万元的工作任务,几个月没见的他,脸黑了,胡子长了,工作服上沾着泥巴,骑着老乡的摩托车来集市上接我们,顺便买菜回去招待我们这些“客人”。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地质队员们的野外生活起居,租住在当地老乡的一栋破旧楼房里,墙壁上蜘蛛网随处可见,房间里散发着一股霉味,除了一张小床外,乱糟糟的堆放着资料、工具、样品、行李、老式书桌、笔记本电脑等,床上的被褥枕头已经被尘垢糊得看不出原本的颜色。回单位后,我第一时间去超市买了套1米2的床上用品三件套,在他回单位汇报工作时塞进了他的行李箱,可他临走时又拿出来了,说是“没那么讲究”。至今这个三件套一直在家里衣柜的最底层放着,无用武之地。住不讲究,吃也不讲究。记得有一次家里饭桌上有一碗豆角,他一口不吃,我问“你不是从不挑食吗,咋不吃”,他答“吃腻了,在矿区吃了几个月”。

一年365天,春夏秋冬,地质队员们在第二个家的时间大多超过了200个日夜,尽管在他乡的漫漫长夜里有过孤寂茫然,在负重前行的崎岖山路上偶感疲惫无力,更有对父母妻儿无尽的愧疚和思念。但是,他们无怨无悔,在每天太阳还未升起的时候,一如既往的背上行囊,踏上“为祖国寻找富饶的矿藏”的征程。

近年来,随着国家矿业经济的下滑,地质行业也进入了低谷期,地质队员们的薪酬待遇和社会地位也随之降低,而二胎时代的到来和逐渐年迈的父母,让年轻地质队员的生活压力越来越重。但凭借着激励了几代地质人的“三光荣、四特别”精神,相信我们能一直坚持下去、一直微笑下去,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继续举起“地质工作”这面大旗,让《勘探队员之歌》唱响在祖国的大江南北、山川河谷。

版权所有|湖南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四一六队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长沙  后台管理  ICP备案号:湘ICP备09019679号
办公地址:株洲市荷塘区水文路168号(东院) 电话/传真:0731-22498705
            株洲市天元区黄河南路355号(西院) 电话/传真:0731-22884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