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勘文化

地勘文化

资讯分类

左边

发布时间:2020-07-30 15:47:38

湖南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四一六队

 

湖南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四一六队

 

湖南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四一六队

您的位置:
首页
/
/
/
唯有杜康

唯有杜康

  • 分类:文艺园地
  • 作者:陈思洁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8-12-20 12:00

【概要描述】

唯有杜康

【概要描述】

  • 分类:文艺园地
  • 作者:陈思洁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8-12-20 12:00
  • 访问量:
详情

今年的寒冬,来得似乎格外晚。臃肿的棉服还未上身,白事却已听闻了几桩。人们都说老人最怕过冬,熬过了冬天,熬到来年春枝儿爆了芽,便意味着又稳稳当当多得了一年的安宁年岁。熬不住的老人遗憾作了古,只留给未亡人理不清的哀思。

青青幽幽的公墓山,每年我是要去那儿拜祭爷爷两回的。一回自然是清明,正是一年春好处,祭扫成了大家外出欢聚的一个由头。男男女女大大小小集群而来,山上山下远远近近都被祭拜的人们哄挤着,被五颜六色的纸花纸果儿点缀着,热闹得紧。另一回是过年前,那时的公墓山往往素净得过分,只偶见得一两束白菊,连炸过的鞭炮花都极少的。大抵是要过年了,人们不爱来这清净伤心处。祭扫也不必愁眉苦脸,便当是久久不见的亲人见了面,该好好说笑说笑近况,拉扯拉扯家常。煮熟的整鸡、整鱼、大肘子摆起来,有生前爱喝酒的譬如我家爷爷,还得好好准备两大壶酒。老中青三代一人敬他三杯,可该把他喝美了。

爷爷喝酒的传奇故事,小辈们早有耳闻。但是正正经经听个囫囵,竟还是在他去世的那年。那年,市里还没有禁烟花爆竹。按照惯例,请客作法的棚子是马上就搭起来了的。舞龙舞狮的手艺人也仿佛时刻在候着电话,说话间就带着红香绿玉的家伙什儿赶到了。棚外热热闹闹的,锣鼓声、唢呐声、吊着嗓子的歌声,谁也不肯让了谁去。爷爷的亲家,人称段老头的,正拿着红包逗着那只金皮红毛狮子呢。舞狮的人除了完成规定的表演获得工钱,还可以自由发挥获得赏钱。这段老头便闲不住,变着法儿地拿红包戏弄狮子,引得狮子气喘吁吁,也让人们在沉重悲伤的压抑里笑出了一点声。棚里大家围着圆桌坐成一圈,似是比过年聚得还齐。人一多,桌的圆给填了满,好像悲伤也被分得少了些。酒是自然少不了的。枣子酒,包谷酒,还有永州特有的蛇酒。永州这地方,古来便是穷乡僻壤,民风彪悍。哪还听说有别的地方敢把蛇捉了来泡酒吃的?喝到上了头,男人的泪里缓缓淌出了爷爷喝酒的传奇故事。

那时还有小贩用扁担将自家酿的米酒挑了来,在小区里吆喝贩卖。有人起了兴趣,买之前免不了将酒讥诮贬损一番,好讨价还价。爷爷刚巧路过,那人非要拉着爷爷尝酒,评判评判是否比昨天的酒淡了两分,是否该每斤给便宜两毛。常人大多打个哈哈,随便说句模棱两可的话也就罢了。爷爷偏是那最不懂人情世故的,当真砸吧砸吧,点点头说:“这酒是淡了!”呵,酒贩听了可不乐意:“我这酒淡?你怕是睁眼说瞎话吧!”这话果然触到了爷爷的逆鳞,血气上了头,爷爷大手一挥:“我从不说假话!你这酒,我一口气喝三斤不眨眼!”那酒贩也颇有梁山遗风,当真慷慨:“你喝下三斤不倒,我不要你的酒钱。”

这便是十几年间厂里人都津津乐道的故事了。故事太传奇,以至于这十几年间你随便去问在场的谁,他都能清楚地描绘出当天的细节。爷爷拿的是一个铝制的脸盆,银晃晃的。三斤白酒倒作一处,又呼奶奶从自家老坛子里挖了一小碟辣豆瓣酱作了下酒菜,便赤手空拳再无其他。正日当午,爷爷坐在一条小马扎凳上,伸直了胳膊架起脸盆便开始往下灌酒。围观的婆婆妈子们兴奋地喝起了彩,那挑事的买酒人早不知躲到哪个角落里去了。

我们无法想象爷爷的身体是怎么将那三斤白酒消磨掉的,许是儿时吃毒菌啃树皮浸淫出的刚健体魄,许是当兵多年练就的一身铁骨,也许就仅是凭着一股子坦荡荡直愣愣的仗义豪情。这传奇故事的确该被好酒之人铭记的。然而只能在英雄驾鹤西去后流传,总归是遗憾了。

酒是不能一个人喝畅快的。所幸族人们个个给力,喝酒的功力如英雄炫技琳琅满目,各有所长。与爷爷旗鼓相当的,该是那位活泼的段老头儿。这段老头喝酒也奇,他并不跟人硬碰硬地正扛,却总是能想出些奇技怪招来。明明二人喝酒一来一往,他却总能趁你不注意的时候往自己酒里掺水。要不便是,这会儿分明看见他的酒下喉了,又不知他怎的留存着,找了机会便吐出来。等你喝得迷迷糊糊,他还是笑眯眯的。只有老天知道,他到底喝了几成酒、几成水。紧随其后的英雄们,爸爸功力纯厚刚正似郭靖,大姑父凶猛狠辣属欧阳锋。小姑父是喝慢酒的,想跟他分出胜负可得耗些时辰。其余众人譬如妈妈、大姑和小姑,三个女人家庭日常聚餐,聒噪间喝掉一瓶白酒倒也算不得稀奇。唯有这三位巾帼对于他人劝酒从不推让的风流,倒还值得赏评一二。

族人们的豪气干云,年轻一辈们倒是应该传承下来。觥筹交错间常有人猜:“你应当很会喝酒。”我笑笑,不做回答。这既非谦虚,也算不得躲怕。论起喝酒,我的族人们个个都是豪杰,到了我这儿原也不该认怂。然则我又确实没得两三件伟绩,担起这会喝酒的虚名。只好讲讲族人们的英雄轶事,权当给自己撑场面了。

酒逢知己,方千杯万盏都难醉;家人团圆,则钟鼓馔玉亦不足贵。时光潺潺,一晃眼爷爷已作古六年。大概是怯了遍插茱萸少一人的凄凉,六年间,家人们竟没有再圆圆满满地团聚过一回。又是一年冬,那众人欢聚的酒意人生,终是难再现了。所做不过是在桑梓碑前掬一抔黄土,松柏树下倾两盏薄酒,念声去去,叹句唯有杜康罢!

版权所有|湖南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四一六队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长沙  后台管理  ICP备案号:湘ICP备09019679号
办公地址:株洲市荷塘区水文路168号(东院) 电话/传真:0731-22498705
            株洲市天元区黄河南路355号(西院) 电话/传真:0731-22884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