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勘文化

地勘文化

资讯分类

左边

发布时间:2020-07-30 15:47:38

湖南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四一六队

 

湖南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四一六队

 

湖南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四一六队

您的位置:
首页
/
/
/
上慈下孝一家亲——记局文明家庭陈发禅家庭

上慈下孝一家亲——记局文明家庭陈发禅家庭

  • 分类:文明创建
  • 作者:赵文婷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7-11-10 12:00

【概要描述】

上慈下孝一家亲——记局文明家庭陈发禅家庭

【概要描述】

  • 分类:文明创建
  • 作者:赵文婷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7-11-10 12:00
  • 访问量:
详情

两位八十岁高龄的精致老人,两个孝顺懂事的儿子,两个勤劳持家的儿媳,两个乖巧聪明的孙儿,在四一六队东院院子里,陈发禅和栾容君老夫妇一家,以及他们去世7年享年97岁的老母亲,一直都是大家称颂的对象。

走进他们一家,了解他们家的故事后,不由自主的觉得像是电视剧中的剧情搬进了这座老地质大院,他们一家的故事是那么平淡,却又那么不凡。

同甘共苦五十年,赡老育幼齐尽心

陈发禅老人毕业于中国地质部重庆地质学校矿产地质及勘探专业,栾容君老人毕业于南京地校制图专业,两位都生于1937年,都是老地质工作者,同为高级工程师。

栾容君老人出生于江苏泰兴的商人兼地主家庭,因为父母是包办婚姻,父亲在与母亲结婚不到一年后便离家远行参加了革命,直到解放后才与家中取得联系,并返乡与没有感情基础的母亲离了婚。思想开放的栾母没有任何怨言和要求,只是想方设法争取到了女儿的抚养权,独自一人将女儿养育成人。陈发禅老人出生于重庆的商人家庭,幼年父亲早逝,同样由母亲独自拉扯长大。

或许是因为家庭背景和成长经历太过相似,青春年少时两位走到了一起,并于1963年结婚,同甘共苦,相濡以沫的走过了五十余年。

这是历经磨难的五十年。由于地质工作的特殊性,两人经历了长时间的聚少离多,更经历过可能永别的风险。1965年次子出生时,栾蓉君产后大出血,与死神擦肩而过。1969年栾蓉君患子宫瘤动切除手术,陈发禅从野外被暂调回队部做磨片工,在工作之余照顾病中的妻子和两个年幼的孩子,长达一个多月。1978年栾母从家乡过来,一家人得以团聚,但五口之家身居斗室,收入不高,孩子年幼,工作繁忙,其中的艰辛不难想见。

这是幸福浪漫的五十年。栾蓉君和陈发禅婚礼后的第二天,就趁探亲之便,从长沙经杭州、上海、南京、成都到重庆,旅游了一个月。利用借来的两部照相机,沿途拍了好些照片,留下了珍贵的纪念。在那聚少离多的年月里,每一次短暂的相聚,陈发禅都会带回当年稀缺的食品,栾蓉君则在家预先准备好酒菜,一家人像过节一般地欢天喜地。

这是相敬如宾的五十年。五十年的婚姻生活,除了工作就是家务,平平淡淡,但两人却在平淡的生活里感受着家的幸福。栾蓉君和陈发禅老人都把对方的亲人视同自己的亲人:栾蓉君曾为陈发禅患病的母亲洗头、洗脚、倒尿盆,陈发禅也曾为栾蓉君患病的母亲求医、喂药、倒尿盆;栾蓉君寄一个月的收入给表姐治病,陈发禅毫不反对,陈发禅用两个多月的收入支持侄儿读书,栾蓉君也完全赞同。

这是淡泊名利的五十年。栾蓉君和陈发禅两人脚踏实地,从不弄虚作假、钻营谋名。工作上,两人同为高工,一个负责过多个石油地质、区域地质和矿产测量普查及报告编写工作,一个清绘和编绘过多个大、中比例尺地形图、地质图,两人都当选过人大代表,都在各自的工作领域做出过突出贡献,却从不邀功自赏。生活上,他们量入为出,从不铺张浪费、追求奢华,家中从不为老人祝寿、孩子成婚大摆酒宴、收受礼金,别人家的寿宴婚席没有邀请就不“锦上添花”,但却以诚待人,与人为善,与邻里相处十分融洽和谐。

这是乐观豁达的五十年。栾蓉君和陈发禅老人自称他们是“八零后”,却也名副其实,他们两个都是八十岁高龄,却都有着八零后的心态。两人爱好广泛,退休后除了帮着照看孙儿,照料高龄老母,两人爱好下棋、打门球、打理花草等,特别是为了方便跟儿孙们交流,老人还学会了上网,P图、网购这些年轻人的爱好,老人也没有落下。栾蓉君老人的QQ空间里有352篇原创日志,有人生感悟、有育儿良方、有保健知识、有美好回忆,记录着这个家庭日常的点点滴滴。

五十年周年金婚纪念日,年近八旬的栾蓉君老人在QQ空间发表日志感怀五十年的婚姻生活,她说:“回顾我们成家五十年以来的共同生活,就像打翻了调味瓶,酸甜苦辣五味俱全;又似青果在口,苦涩之后倍感甘甜。半个世纪的共同生活,我们相互尊重,相互关爱。除了工作,我们把赡养老人、养育子孙做为家庭的中心,相互体谅,从不勉强对方做不愿意的事情。我们将相互扶持,积极快乐,共度余生。我们的共同心态是:“年岁大不倚老卖老,付出爱不祈求回报;爱儿孙不限其自由,心豁达享自在逍遥!”

言传身教贵在行,上慈下孝一家亲

栾蓉君老人的母亲,地质老院里的人都尊称栾外婆,是院子里的明星“老寿星”,也是他们一家的“大功臣”。栾母对三代小辈事事、时时关心,不仅独自一人拉扯大了栾蓉君,带大了两位孙儿,对曾孙也是照料有加。她生性勤劳、乐于助人,雨天帮邻居收衣服,晴天帮邻居剥茶籽,邻居扭伤了脚独自在家,她就每餐做好饭送过去,直到邻居可以行走。栾母所到之处与亲戚朋友、左邻右舍相处十分和谐。

陈发禅和栾蓉君老夫妇对母亲也是体贴入微。从栾母年满八十岁开始,她的每一个生日,栾蓉君一家都是作为重要节日看待,尽可能全家人团聚,举办家宴为老人家祝寿,并合影留念。栾母晚年因病住过几次院,每次住院,身患冠心病、高血压、年事也已高的陈发禅都强打精神和栾蓉君一起,早出晚归,每天两趟到医院陪护母亲。陈发禅为老人家接痰、倒过便盆,每当栾母说自己拖累了一家人,想早些解脱时,他总是安慰她“您是我们家的大功臣,不是累赘,不要胡思乱想,要配合治疗,您会好起来的,我们大家希望您能活过百岁”。

在老夫妻的言传身教下,栾蓉君的儿孙对父母和栾外婆更是孝顺。每逢周末、节假日,只要没有特殊情况,同在株洲工作的大儿子就会携妻儿一起回家看看老人家。每次回来,总会带些不容易买到的如鲈鱼之类的食品,总忘不了给他的老外婆带点糕点、水果之类老人家喜欢吃的食品。大儿子炒得一手好菜,常常做一两个拿手的供大家品尝。每次饭后,总是他和媳妇清洗碗筷、打扫餐厅。家里要换个吸顶灯、要清洁凉台上的窗户、修理小家电之类的事,也都是大儿子动手。小儿子在外地工作,还在他年少时,一次到武汉参加高考美术专业考试,乘火车深夜两点多才到达株洲,为了不惊扰家人睡觉,他强忍饥渴,随地和衣而卧,睡在了家门口,这让栾蓉君夫妇十分感动、倍感欣慰。

栾母一次病发时恰好是周末,大儿夫妇俩刚好来家探望,栾母上下救护车,做各种检查,全是他抱上抱下,当晚也是他留在医院守护,为老人家接尿十余次。大儿媳妇身体虽不是很好,外婆住院期间也经常请假到医院陪护,不辞辛劳的为老人家接大小便,和儿子两人常常一下班就赶到医院来陪护老人家两、三个小时。二儿子夫妇在外地,工作十分繁忙,栾母病发并未告知他们,他们按常规周末晚上给家里打电话,见家里没人接电话觉得不正常,马上打电话给大儿问是什么回事。大儿不得已告诉他实情,他挂了电话想立即开车过来,为了安全,大儿再三劝阻,才改在第二天一早就赶来了医院。走前留下一些钱,说要想尽一切办法治,需要多少钱他们想办法,回去后,经常打电话询问老人家病情。出院后,立马买回按摩器给老人家辅助治疗。外地读书的孙女儿元旦放假回家两天,就两次到医院看望陪护老人家。同房的病友都夸奖儿孙们有孝心,大儿子说:“外婆带大了我们家三代人,好好伺候老人家是我们应该做的,现在不好好照顾来人家,她去世后再哭也是假的。”

质本洁来还洁去,顺流而下归故里

2010年,97岁高龄的栾母因不慎摔跤导致髋骨骨折不治离世。四世同堂的幸福之家,失去了一位照顾三代小辈的“大功臣”。遵照栾母的意愿,不设灵台、不收礼金,不设墓碑,栾容君一家用极简的告别仪式送走了慈祥的老太太。

早在2007年,栾蓉君夫妇就在大京水库金轮寺给年事已高的母亲预定了一个灵位,以为她会高兴。不料她听了斩钉截铁地说:“我不要,周总理、邓小平那样的大人物都不留骨灰,我留它有什么意思!”栾母还曾经多次对晚辈们说:“我死了,不要你们跪拜,不要骨灰盒,用块红绸布包了洒到江里头。”

20131026日,栾容君在母亲百年诞辰日,把在家供奉了三年多骨灰,拌入菊花瓣,抛洒进湘江,实现了母亲遗愿。没有设墓立碑,母亲的生平经历和音容笑貌却更加频频萦绕心怀。在母亲百岁诞辰之年,栾蓉君反复斟酌,简述母亲生平,收集母亲照片,制做成册,留下了永久的纪念。

其实,栾蓉君的想法和思想开放的老太太的想法是如出一辙的。早在2004年,栾蓉君就写下《我的心愿》一文,文中,她对挚爱的亲人说到:“我死后,不放鞭炮,不要设灵堂,不要受礼,不要开追悼会,不要置墓地,不要留骨灰。遗体捐赠给医疗部门做科研用。如果,我遗体的某一器官能用于救助他人,更是我乐意为之的大好事。”母亲的做法,更加坚定了她的这一想法——自老妈妈开始,我们家不再建墓立碑。

“我们唯盼两个儿子永远手足相亲;儿子媳妇们相互珍爱,共同努力,把各自的家打造成和谐温馨幸福的港湾;孙子们持续勤奋学习,茁壮成长为自立自强的有用人才。”这既是陈发禅和栾蓉君老夫妇对儿孙的期盼,更是万千家庭的共同期盼。

xw

版权所有|湖南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四一六队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长沙  后台管理  ICP备案号:湘ICP备09019679号
办公地址:株洲市荷塘区水文路168号(东院) 电话/传真:0731-22498705
            株洲市天元区黄河南路355号(西院) 电话/传真:0731-22884903